谁移了愚公的山(1) (2) (3) (4) (5) (6) (7) (8)

谁移了愚公的山?(7)

 

徐菁

 

 

 

后来一些天,哈维华人社区额手相庆,我们都颇受鼓舞,在各校以各种大大小小的形式庆春节,甚至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联系好了在图书馆做中国文化展示活动。与此同时,春申在邻郡也引起热议,特别是在犹太节本不放假的Fairfax County,VA, 更是有很多疑惧,害怕此波影响到费郡,造成各个族裔都争取放假而影响教育。

 

春节没过完,又发生了轰轰烈烈的挺梁行动,听到了对此事的各种声音。而在这连轴转的事情当中,我丢落的碎片非旦没拼凑起来,反而更不知如何寻找,所以想写点东西,理理思路,于是就有了这一篇。

 

我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华人这些年到底在争取什么?而为什么每一次的争取都有那么多来自华人内部的反对声音? 我们作为一个群体是否有共同的诉求?这共同的诉求又是什么?我反对简单而武断地说华人不团结,或华人不懂政治,不懂美国文化,自私自利,只看自己腰包,注重眼前利益,等等。如果你认为自己是个愿意负担一定社会责任的人you have the obligation to think beyond that.

 

这两年在华人中引起强烈反响的事一件接一件,Jimmy Kimmel,反SCA,哈佛申诉,陈霞芬和郗小星,一直到Peter Liang. 每一次事件都有很大一部分华人强烈感受到不公,但每一次不公好像总有合理的解释,甚至不用我们反对/抗议的对象解释,我们华人内部已经吵翻了天。

 

春节申请在华人内部造成的影响力无法和那些大事相比,但反应的问题确实非常相似。仔细剖析一下也许有助看清更广泛的问题。首先,我们到底在争取什么?在整个申请过程中,我除了听到希望我们能给孩子文化传承,还有一个强烈的声音就是为什么犹太人的两个节日都放,而我们连一个节日都没有。所以我们的诉求之一是被公平对待。这些年华人内部争论的一个焦点是我们是否被公平对待了,系统性不公平是否存在?其实个人是否受到公平对待是个人感觉,即使你本人从未感觉不公平,也无权说别人的感觉是错的,但当一个群体中的很多人都感受到了这种不公平的时候,我们必须严肃地想一下是否有系统性不公平的存在。民权运动后,系统性不公平是不能放到桌面上的,这真要感谢那一代非裔,他们为此流了汗,流了泪,甚至流了血。但比较隐性的歧视是否存在呢?或者说得更客观一点,是否由于我们的无声和无势而对我们忽略,虽未主观歧视,但客观上造成了不平等或双重标准?由于普通民众和当局者掌握的信息不平等,使得我们业余选手无法像法庭辩论或做科学论文一样完全严格地来论证这件事,比如名校录取,在各校拒绝公布录取信息的情况下,我们作为大众如何能全面论证呢?也只好有什么数据说什么了,比如SAT分。但以我们亲身经历的一些事我们是否可以做出个reasonable judgment? 举个例子,我们学区决定小学开Spanish而不开中文,理由之一是这样可以帮助西裔的孩子提高整体学业成绩。也就是说学校拿全体纳税人的钱花在部分人身上可以被接受。但当讨论开中文课的必要性时却要求justify是否对非华裔孩子有益。再举个例子,我们学区有专门负责服务非裔和西裔家庭的部门各一个,却单单没有专门服务占学区20%的亚裔家庭的部门,我们不需要服务吗?恰恰相反,我们亚裔家庭大部分为第一代移民,而亚裔移民面临着文化和语言的特殊挑战,却完全被忽略了。这样的例子其实很多。加在一起,我们虽缺乏严格的科学论证,但也可以做出个直观判断。

 

更进一步讲,美国的民主其实是建立在普通人的common sense上的,每人一票和法院的jury裁定制都是基于这种思想。我们不能要求自己在彻底了解了一件事后才能发声。如果这样要求,投票选总统则需要对这个国家的外交,经济,历史,法律,社会问题,等等都有全面了解,还要对今后的发展动向有crystal clear的洞察力,才能做出准确无误的判断,按这个逻辑美国有资格参加投票的人恐怕一个也找不出来。基于美国这种信任大众common sense的理念,我们普通大众没有obligation去论证系统性不公是否存在,更没有obligation去做出个可执行方案,这是那些拿了纳税人钱的官员该做的工作。我们作为普通大众,只需表达我们的感受,提出我们的诉求。

 

具体到春申,有人说那要是每个小节日都有人要求放假学校不是要关门了?其实,我们只需要求公平对待,至于怎么执行那是校区官员该关心的事。真要是节日多到学校无法运行的那一天,我相信有一个提案必会真正放到桌面上讨论:即所有节日包括一些基督教节日都不放假,当然一定还有其他我们现在还无法想到的方案。但这要留给专业人士去做,我们这些非专业人士就别抢他们的活儿了,别忘了,我们纳税人雇了他们就是干这个的。当然在提出诉求的时候要考虑策略,该不该提是原则问题,怎么提才能有效沟通是执行中的具体方式问题,这两个问题都要想,但要分开来想。

 

当然绝对的公平是没有的,但这并不表明我们看到不公平不该指出来,不该去争取一个尽可能公平的社会。实际上人类社会文明的发展进程中,争取平等一直是个非常重要的主题。而对这部分文明的推动往往是起始于社会上一个群体强烈地感受到了不公(与科学是懒人创造的同理),比如美国六十年代的民权运动,就是种族隔离造成的族裔不公引起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华人现在感到不公是给了我们一个历史性的机会,让我们也能参与到进一步推动社会平等与公正中来。这将是我们作为新移民对这片伟大的土地的重大贡献。如果历史把我们摆在了这样的位置,我们责无旁贷。我们的子孙会为我们今天做的努力感到骄傲的。

 

我说的这些道理以我们华人精英的聪慧应该早想到,本轮不到我在这里说这一大堆。可近些年华人内部争论不休,车轱辘的话来回说,让我感觉到任何事物都有其复杂性,每个人由于各自经历的不同而会对同一个事实做出不同的判断。不少华人相信个体层面上的奋斗,打心里就反感群体努力,也有些人因为本人从未感到过歧视和不公,就认为华人这些要求是无理取闹。我们是否能走出个人经历造成的局限,开阔眼界和胸襟,从而改变整体格局?这虽然很大程度上是个人修为问题,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是否能互相扶持,互相鼓励,共同提高?而不是互相鄙视,互相指责,互相怀疑?在这点上,我真心无法fake正能量说我们可以短期内做到。这不是喊口号就能解决的事儿,而是要我们中的很多人包括我自己在内有修为的愿望和努力。但相信我们华人中有一批真正有担当,有社会责任心的人,他们不仅沉迷于吃喝玩乐,老婆孩子热炕头,更不会止步于敲键盘(我现在敲得手酸),他们有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追求。我们作为一个群体应该给这样的人以鼓励,即使你不完全同意他的每个观点和行动。大家的鼓励才能促使更多的人愿意站出来为社区服务,为大家发声。只有这样,我们的群体,我们的社会,我们的国家才能不断进步。

​CAPA Mailbox:

P.O.BOX 2164

Ellicott City, Md 21041-2164

Email: info@capa-hc.org

© 2015 by CAPA.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Follow us at

  •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