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移了愚公的山(1) (2) (3) (4) (5) (6) (7) (8)

谁移了愚公的山?(3)

 

徐菁

 

 

基本方针定下来后,那位应征勇士申请加入了2015-2016 Calendar Planning Committee. 申请过程很顺利,第一次会议受到了Committee Chair Caryn Lasser(我刚才提到的犹太人)的热烈欢迎,因为以前没亚裔参加过。会议结束后,这位勇士决定把我们的提议写成文直接发给每个校历委员,这份提案虽然只短短两页,却经过我们参与者多次修改斟酌。出于礼貌,勇士先把议案发给了Lasser,预先告知一下准备下次会议发给众委员。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Lasser居然电话勇士说,这份提案不能拿出来,也不会通过的。打电话?这不同寻常,比较合理的解释是她说的话无法白纸黑字,我提议把电话内容写成email发给Lasser请她confirm她的立场。 哈,不出意料,没回答。好啊,没回答我们就当这次电话没发生过,勇士把我们的提议放到了每个委员的面前。我们的勇士在校历委主席明确表示不支持之后仍能当着她的面把我们的提案放到委员会桌上,真的需要勇气和定力。之后的几次会议,我们的积极分子都轮流去列席,我们两位非常能干的协攻人员在会后与教师工会代表私聊,得到了她的认可和鼎力相助,另外一位学校culture office 的人也支持我们,并且在会上首提了公校年历是围绕Christian Holidays的, 言外之意就是对其他人的不公平。这话都敢说?她可是学校的公职人员。我近期在不同的context 下陆续听到一些华人的一种说法在美国Judeo-Christian tradition是立国之本。这个value应该高于其他value,  我们作为新移民应该顺从,melt到pot里去,而不应该去stir,有人甚至上升到我们华人去stir会挑起种族矛盾,会损害美国维稳事业(老天,咱华人有这么大能耐,我怎么不知道呢?)。联想到有些人因为对哈佛入学标准的崇拜而反对华人站出来挑战这一标准,好像谁不顺从这一标准就是思想觉悟低,是对美国主流价值观不了解,不融入,是把中国的思维方式带来了,帽子工厂开工了。殊不知历史上名校录取制度改过N多次,每次都有政治利益在掺乎,并不如有些人想的那么高大上,说岔了,说岔了。不过此处大家可小息片刻,想想这种说法你是否认同。

 

言归正传,我们事先已知道哪天会讨论春节放假,于是号召大家那天去列席以壮声势,那天去了8位华裔和韩裔家长,一下会场气氛就不同了,Lasser说话都谨慎了很多,勇士又重申了一遍我们的立场,教师工会和culture office的人也发言支持我们,他们说得真的挺好的,幸亏有他们的支持,我们也看到了差距和学习提高的空间,更看到了必须尽可能地联合他人才能把事情办成,仅仅是孤军奋战,奋勇直前是不行的。不过,虽然我们是第一次参与,方式还很不成熟完美,甚至有点笨拙,但最终赢得校历委以17:5高票通过我们的提案,即把一个PLD放到2016年2月8日春节。这一届校历委也有人提出了犹太节日的事情,但不太激烈,我们以既定方针保持中立。犹太节日延续惯例放假。

 

校历委只有推荐的权限,最后决定权在BOE。我们经过校历委的波折感觉到了背后的巨大阻力,我们不敢肯定BOE会通过这个提案。单枪匹马,散兵游勇是走不下去了。我们制定了两条腿走路的方针,一条是继续争取教师工会的支持,一条是要让更多社区华人参与。

 

后面有点惊喜连连,首先教师工会代表把我们介绍给了工会主席Paul Lemle.  他开宗名义就表示他们在助选四位BOE候选人,他表示了对现任BOE的不满,希望通过把四个人全部选上而变成BOE里的大多数。我们答应助选,条件是选上的人必须支持我们的提案,为此我们做了questionnaire,  要白纸黑字哈。此时,有人善意提醒,不要被教师工会利用了。我的回答:我们不怕被人利用,就怕没人觉得我们有用,有用的人才有价值,有价值的人才会有人和你合作。思考题:这些年因为华人开始参与政治,常常在不同context里听到有人担心我们被人利用。利用是指只有一方获利,或获利极不均等。我们可以换个思路吗?怎样让合作关系达到互利和双赢的结果?

 

接着,我们又写了petition放到网上,并组织家长孩子志愿征集in-person签名。为什么要in-person签名呢?网上签名不就行了吗?其实这类签名是毫无法律效应的,只是为了反应民意。如果让BOE看到大家为此做了很大的投入,不只是轻轻松松网上签个字,这就是民意的强烈表达。硬性数字(比如多少人签了字)是需要的,但这种无法quantify的sentiment才更能让人感觉民意所在,才更有效。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真的非常正能量,也是鼓励我走到今天的最大的动力。我们哈维华人社区拿出了极大的热情,以各种形式征集签名,email (那时还没广泛使用微信哈),中文学校,图书馆门口,遍地开花,冬天的室外,是孩子们温暖了我的心。有的孩子把请愿书带到了学校请老师同学签字,有的孩子在YMCA活动间隙征集签名,收上来一张张的签名单上有的皱巴巴的,有的上面还有吃的东西的印记。此处我有泪,你呢?

 

12月BOE就校历举行公共听证(public hearing), 我们号召华裔和韩裔社区穿红衣列席。并鼓励大人孩子来听证会做陈述(testimony). 离听证会3天,我的电话开始响起,不少人纷纷向我表示不能让那么多人去听证,更不能那么多人发言,会招人烦的。我在此期间和若干人吵了架,甚至说了重话,看到此处请多多原谅,知道你们其实都是善意。这些人中的大多数后来都理解了这种做法,其实这种做法既不是前无古人,也不会后无来者,只是我们华人很少参与才会对这种形式陌生,由陌生而产生不适甚至恐慌。这没关系,我们新移民凡事都有个认识过程,我也在摸索,基本是现买现卖的状态。相信随着我们整个社区认知水平的提高,会对这种形式慢慢适应的,也或许可以摸索出更有效的形式和方法。

 

听证会一共去了七,八十位华裔加韩裔家长,会场一片红。一共8个大人,8个孩子做了陈述。我们还呈上了征集来的1,400个请愿签名。这对BOE产生了极大的压力和影响。

 

2015年1月份BOE就年历问题讨论并投票。此时,我们助选成功的两位候选人已正式进入BOE。她们在会议上多次力挺我们的议案。原来这是真的,助选确实能选出帮我们发声的民选官。以前理论上相信,但没亲身经历,还是有点半信半疑。这回你信不信我不知道,反正我是信了。最后BOE通过了校历委员会提议的2015-2016校历,这也就意味着我们2016年的春节可以有一整天和孩子一起庆祝了。

 

事情到此终于告一段落。衷心感谢所有以各种形式来参与的人,包括来和我吵架的人(因为你们关心,才会来和我吵)。据我们所知还没有其他县教育局通过类似提案,我们共同创造了历史。

​CAPA Mailbox:

P.O.BOX 2164

Ellicott City, Md 21041-2164

Email: info@capa-hc.org

© 2015 by CAPA.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Follow us at

  •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