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移了愚公的山(1) (2) (3) (4) (5) (6) (7) (8)

谁移了愚公的山?(6)

 

徐菁

 

 

 

BOE于2016年1月召开了例会,讨论校历。会议上有点唇枪舌剑的意思。Superintendent表示支持option 1 on 2016-17 calendar, 以后的校历将作survey 决定。这里插一句,以前有人提出请学校调查犹太裔人数,校方答曰犯法,此时他们解释做survey是合法的因为是volunteer的,而前面说的可以申请免掉Good Friday和Easter也是个新说法, 以前都被告知州里定的日子不能动。这使我们看清了一点,制度内和制度外的人是信息和权利都不平等的,体制内的人拥有解释权以及我们非专业义工所无从知道的信息。

 

会上,Bess Altwerger首先提出7条,包括犹太人放假及把三个PLD和除夕,穆斯林及印度节合并。遭到Superintendent Foose派来的代表的反对,理由是PLD是给老师培训用的,it's curriculum-based, cannot be used to accommodate other needs. 此时有意思的事发生了,曾经在各种场合多次公开反对春节放假并指责我们create drama的Ann De Lacy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居然成了支持我们的急先锋,并大胆指出现在的Howard已不是Judeo-Christian为主导的了,既然Christian holidays放,别的节日也要放。讲的好振振有词啊,感觉她春节放假的愿望比我们还强烈呢,我震惊,我无语,I服了You, 好吗?她今年要参加re-election,算她狠。她才是真正的drama queen.

 

接下来几位说得四平八稳,老话常谈。支持放假的把inclusive,fair, diversity, respect, culture awareness这几个词来回排列组合,反对我们的说不能因为节日打断课程,需要更多数据支持。

 

而Rachel Lin给了我们最大的惊喜。介绍一下Rachel, 她是由全郡学生选举出的student board member, 在绝大多数议题上与其他成人BOE委员有相同的投票权,她是12年级学生,一半华裔血统。她受我邀请成为Youth Leadership Club的荣誉会员,并且在一次俱乐部例会中和其他俱乐部孩子一起参加了春节放假的讨论,虽然在会前她和我打招呼,因为她的特殊位置,不便就此发表意见或表态,但会听取其他俱乐部成员讨论,瞧,多靠谱一孩子。为了避嫌,我从未问过她对此事的立场,所以心里是有担心的,不知道像她这样好几代之后的华裔对这个问题会怎么看,甚至会不会为了证明自己已融入而更要和我们保持距离?我也只能寄希望她能多听取俱乐部孩子的意见,多多少少接受点我的影响,仅此而已。

 

可她在会议上的表现让我刮目相看,她显然做了充足准备,把她对春节放假的支持表达得坚定明确,而又有理有节。她从学生的角度讲到如果缺课庆祝自己的节日将会影响课业,因此只能在保持自己的传统节日和繁重的课业之间做选择,这样对学生是不公平的。她还讲到了电视媒体中少数族裔的正面形象很少,使得大家对少数族裔有偏见(我感觉她说到此有点情绪小激动),因此学校对学生进行多元文化教育非常重要。她特别提到了和CAPA青少年领袖俱乐部成员的互动,使她了解到移民家庭在融入主流文化中的纠结,而像她这样的混血家庭更有身份认定的问题,所以保持家庭传统对他们非常重要,要他们在传统和课业间做选择是不公的。

 

请容许我在这里稍稍停顿,表达一下我最深的想法。Rachel短短的讲话让我感动落泪,作为一位母亲,最能触动我的永远是孩子,最能鼓励我的也永远是孩子,Rachel  这样的下一代(还有我一直在支持的国会众议院候选人24岁的Lindy Li) 给了我启发,给了我灵感,给了我力量,我是为他们这样的孩子去做我该做的那一份的。也许有人会说我是个感情用事的大妈,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而这些年不管哪个华人做哪件事一定都有人在旁做着‘聪明’的点评。确实,我们需要冷静的思考,它使我们的行为保持在一个理性的框架里,但冷静的思考永远不能代替灵魂的感动,因为我们都是热血的人。如果只有精打细算后的行为,没有灵魂深处的呼唤,那么这个社会就只有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了。你喜欢在这样的社会里生活吗?我们要用脑思考,但更要用心做事。

 

好,心灵需要休憩,让脑子继续活动。经过两个小时的讨论,BOE 以8:0通过决议,2016-17犹太节照放,加上Lunar New Year eve, Dewali,Eid Al-Adha也全部都放, 这后三个节日具体怎么放打回校历委员会重审。同时,学校将做survey统计各个节日的人数,2017-18年校历的制定将参考这份survey.

 

晚间10点多我接受了华盛顿邮报电话采访和巴尔地摩太阳报电邮采访,这两份报纸都做了比较正向的报道。至此似乎尘埃落定,但我并没感到正能量满满。相反,我感到有很多丢落的碎片 (missing pieces), 不知该如何寻找,如何拼凑。

​CAPA Mailbox:

P.O.BOX 2164

Ellicott City, Md 21041-2164

Email: info@capa-hc.org

© 2015 by CAPA.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Follow us at

  •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