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移了愚公的山(1) (2) (3) (4) (5) (6) (7) (8)

Note: The articles in this series do not represent the opinion of CAPA Board.

                                                                               谁移了愚公的山?(1)

 

                                                                                    作者:徐菁

 

 

前言

猴年春节前有几位朋友和我说,哈维郡公校今年通过争取而得到的春节假日来之不易,应该写篇文章鼓舞一下士气,感谢一下社区,也传授一下经验,使更多的华人社区能为之努力。

 

我几次提笔(不对,是提敲键盘的指)都又放下了,内心很纠结。我知道要想起到鼓舞士气,并到别处插红旗的作用,文章必须充满正能量。而我此时,心中诸多困惑未解,负能量不少。当然我自忖即使心中没有,假写一篇比央视春晚还正能量的东西还是可以做到的。fake正能量嘛,谁又不会呢?但这有违我做事的初衷,不写也罢。所以就搁置了。

 

可树欲静而风不止(此处应有会心的笑声),各微信群包括邻州的都在议论春节放假,反对的人虽是少数,但言辞却极为激烈。之后挺梁游行接踵而来,使我有了很多感触,而挺梁虽然和春申看似两件完全不同的事,却是有着深层的内部联系的。

而更让我不能平静的是从春申和挺梁延续下来的激情,点燃了很多哈维郡华人对政治的关注,大家开始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2016年大选中。写文章的,出主意的,立即行动的,我本想歇歇都歇不下来。CAPA组织设立的选民注册站不日就要在本地区4个中文学校同时开始,而更多的人准备扩展到更多的点去。本计划的10人志愿组,由于前来受Board of Election培训的人数远远大于预计,而扩展到20多人,并还在不断扩大。哈维与邻近几个华人集中的县比,属于华人少的,而我们能这样团结一致,轰轰烈烈地做了那么多事,我除了感动,只有感动。

 

感动之余想把春申的前因后果写下来,如果能引发些许思考和讨论,我就没白费力气。我初衷极为朴素,思想觉悟比较低,所以文章很不政治正确,看不下去的请止步。

 

(1)                                              

 

事情要从2013年秋天说起。我作CAC(Community Advisory Council) representative也有些时日了。在一次CAC会议上,一位校历委员会(Calendar Committee)的成员向我们介绍了校历讨论的进展和讨论的一些话题,其中热议话题之一就是犹太人的两个节日Rosh Hashanah和 Yom Kippur放假引起很多质疑。这两个节日不是州里法定假日,却因为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犹太老师非常多,他们都请假过节,连替代老师都找不到,所以1979年BOE通过增加这两天作为HCPSS的法定假日。可是有人提出,那是30年前的数据,现在是否还有那么多人会在这两天缺勤呢? 回答是:不知道,因为这两天已是假日,无法统计出勤率。再问,是否调查一下师生里有多少犹太人? 回答是:问人是否observe某个节日是犯法的。总而言之,就是这个更新数据是无法得到的。

 

我心里生的那个闷气,这两个节日都在9月份,孩子们刚开学不久就要频频被打断学业,被过两个我连念都念不清楚的节日,简直岂有此理(我那时政治觉悟很低,政治不正确的话在心里想想还是可以的吧?)更可况那些双职工家庭,还得付daycare的钱看孩子,真是没地儿说理去。看着那些CAC的资深大佬们对此事都不置可否,就体会出里面水深得很。所以我保持了沉默。

 

2013年我自己是什么状况呢,我个人参加学校和校区的事物越来越多,从学校PTA到校区的各种Advisory Committee都有不同程度的涉猎,但参加得越多越感觉到华人不参与学校事物对华人整体的负面影响,但苦于没有途径改变。我只是个普通家长,没有任何身份(比如哈佛妈妈,比如成功人士,比如侨界领袖)自忖无法吸引大家来听我絮叨。我有时候自己都怀疑:徐菁,你凭什么说三道四的,你自己还在黑暗中摸索呢。尝试过请我们这里非常有影响力的中文学校出面改变这种华人几乎零参与的现状,以无果告终。还记得有一次在中文学校的毕业典礼之后,我请有兴趣的家长来听一下如何作room parent.  当时食堂里一片混乱,大家在忙着吃东西,大多数人没搞懂room parent是什么。后来陆陆续续来了4,5个家长听了一下,也就做鸟兽散了。就这样经过各种尝试和无果摸索,一晃到了2013年秋,就像前面说的,我虽听到了校历委员会对犹太节的争议,却保持了沉默,也从未想过我会有一日参与到这一争议当中去,因为那时我们华人社区从来都是无声无息的,我想都没敢想。

 

但这一年又有其他的重要事情发生了,即Common Core, PARCC考试要phase in. GT考试也从SCAT变成了CogAT.  我因为在各种committee中,比较早就得到了消息,而我知道大多数华人家长一定会很关心这些新教材,新考试,但因为没有参加会议而无从得到信息。所以我决定开办讲座把这些消息传递出去。2013年11月,我得到了中文学校的支持,很快订到了教室,并帮我发了广告。讲座进行得非常顺利,大概来了40多人。期间有人问我是不是给教育局或在县里工作的,为何我有这么多别人没有的信息。我说我只是个普通家长,多参加了些会而已,这些全是公共信息。家长们很吃惊。这个问问题的,不是我的托儿,但给了我机会说了我想说的话。

 

我又一想授人于鱼不如授人于渔,如果大家这么关心这些议题,应该让大家知道得到信息的途径,而不仅是从我这里得二手资料。更何况一人之力毕竟有疏漏,有偏差。于是我举办了第二次讲座,讲解PTA的组织运作,如何参与学校各种Advisory Committee,以及家长如何通过这种参与影响学校的重要决定。也提到了校历委员会的一些争议,连带着抱怨了一下犹太人可以放假,华人的春节却连提都提不上。会议期间有人提出华人家长需要自己的组织和平台。提这件事儿的,真不是我的托儿,但真的帮我提了我一直想提又没敢提的想法。

 

这两次讲座有七十多人给我留了email. 所以我发email请每一位想参加华人家长组织筹备的热心人于2014年3月来参加会议。与会者12人,为组织起了名字HCCPG (Howard County Chinese Parents Group),制定了下一次讲座议题,即小学升初中所面临的挑战。我还号召与会者把各自学校的华人组织起来,并且尽量参加各个committee.  之后除了这个颇受欢迎的讲座在5月份如期进行了之外,各校的组织并未做起来, 也没听说谁常规地去PTA开会或报名做PTA officers或做Advisory Committee的代表。我感觉这可能又是一次无果的努力。倒也没觉得沮丧。我已屡战屡败,再败一次也无妨。

 

 

​CAPA Mailbox:

P.O.BOX 2164

Ellicott City, Md 21041-2164

Email: info@capa-hc.org

© 2015 by CAPA.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Follow us at

  •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