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移了愚公的山(1) (2) (3) (4) (5) (6) (7) (8)

谁移了愚公的山?(2)

 

徐菁

 

2014年7月,我看到了学校2015-2016 校历委员会在招at-large的委员。我想这可不能乱来啊,如果想把犹太节日拿下来,前面各类人已前仆后继好多次了,也没人能撼动,华人如此无势,如何去当这出头鸟?把春节放上去吧,首先华人不一定支持啊,多放一天假,还要花钱找daycare看孩子 (春节申请成功后,我们听到很多这类议论,主要是邻郡的, 我郡人民估计是看到我们几个干活的辛苦,有意见也砸得很轻,但我还真不是马后炮,当时就想到有人会抱怨这一点)。再说争取下去的结果必是引起其他族裔都来争取,到时华人一定怨声载道,如何收场啊(真真不是马后炮,当时就想到了这点)。所以,我未搭理,去度假了。度假期间,一HCCPG的积极分子email给我校历委员会的消息,并问是否号召一下,看是否有人愿意去参加委员会?截至日期也就几天了。我犹豫了一下,但我想如果不止我一个人在关心此事,那可能会有更多的人想我所想,正好趁此机会了解一下其他家长的想法。于是我回可以试试。出乎我意料的是,有一位勇士应征了。我虽心中仍然持疑(不担心外面的阻力,更担心的是来自内部的阻力,外部的阻力可以奋力战斗,内部的阻力却很难处理把握),但剑在弦上,不得不发,我虽因屡战屡败,变得比较谨慎,倒也不是临阵脱逃之人。不过这两位真真的不是我的托儿,却真真的把我一直觉得该做,但因多重顾虑没敢真做的事给推动了。

 

很快我意识到这一次不同。它触动了很多人的核心价值观。过年虽然只是个仪式,只是个象征,但却是我们居美华人满足了温饱之后很自然的一个向往,属于基本人权范畴哈(这个是事后才分析总结出来的,如假包换的马后炮)。就好像农民工即使温饱没我们居美华人解决得那么好,也要回家过年,给多少钱也留不住,因为这不是钱的事儿。(得,这下我把好多人给得罪了,首先怎么能说在天朝的农民工温饱没我们在水深火热的美帝华人解决得好呢?再有那解决了温饱却仍想在春节工作的居美华人,我是得罪得妥妥的啦,这不是说他们连农民工都不如吗?这不是说他们比农民工还稀罕挣钱吗?再次恳请看不下去的别再看了)。

 

言归正传,我们有了打头阵的,就开始招募团队。我发了email给所有在我email list里的人(那时还没微信哈),请对此事有兴趣的家长前来商讨行动细节。来了5个,总算不孤家寡人了。

 

会议讨论了各种方案,包括是否要反对犹太的节日。大家一致觉得此方案不可行。首先我们无法一边争取春节放假,一边反对犹太放假,这把我们自己陷入死局,有人说我们可以说东亚人口比犹太人多来justify春节该放假而犹太节不该放,但全县人口与争取学校放假无直接关系,立据太弱,用在校人口又没有确切数据,更何况仅人口是不能做论据的,缺勤率才是学校一直咬住不放的事,而这正是我们的短板。大家太努力啦,春节是不愿缺勤的,学校每天都有缺勤数据,后来也确实有人说数据显示春节那天并没有高于往常的缺勤律(这个不用别人的统计数据哈,眼睛看看就知道了)我们从这个方向论证可对我们不利啊。

 

那是否可以不提我们春节,只提把犹太节拿下来呢?校历委员会每年都有各类人提过,都不过停在了提一提,大家发泄一下的阶段,从未有过实质性进展。为何呢?无外乎,犹太人有人外带有钱。说他们有人我举几个例子,比如,校历委员会主席是犹太人(撞枪口上了),她虽不能明显违规,但却可在她的职权范围内使得讨论向她希望的方向发展,这在后面我会提到;比如学校里有犹太老师,教师工会会考虑他们的意见,还比如校董里有犹太人。更重要的是犹太人居高的投票率,还有政治献金,BOE是民选官员,谁投票谁捐款他们就重视谁的意见,政治选举中的钞票和选票妥妥的就是我们的短板(至少在2014年以前是,2016年是否会成为我们的转折点?那要看我们每个人怎么做了)。很多人读到这里就开始烦了,怎么学校这样圣洁的地方搞出那么多政治啊? 政治竞技一直在学校里严重存在,是个怎么躲也躲不过的问题,我们每个家庭,每个孩子都在受影响。不参与就不知道,不知道就以为不存在。貌似掩耳盗铃啊。

 

也讨论过是否干脆号召大家春节不去上学,说实话,到了2016年的今天也许我们哈维郡可以试试,在2014年的当时,我们自忖不会号召得起多少人,就连我们号召的消息都不一定传递得出去,那时的我们不过零碎的几个家长。

最后,我们讨论了华裔社区到底会有多少人支持我们,一个很实际的问题是大家过节的愿望是否足够强烈,愿意克服一下由于不能上班而带来的不便。说心里话,我们没信心。当然后来我们得到了哈维郡家长和社区的强力支持,那是因为这两年我们一起走过了很长很曲折的过程,大家的认知共同提高了,两年前我们真的不敢想。最近从听到的邻郡的议论来看,我们两年前的担心不是多余的。

 

因为这份担心,我们决定这一年只争取把本就是学生假日的教师进修日(Professional Learning Day)放在春节那天,这样既不会影响其他族裔的人,也解除了华人双职工不愿多放假的问题。不过这样做后来有人说我们并没有真正争取到什么,不算胜利。听了这话,我不知如何表情,只好以笑报之了。正印了那句话,众口难调,那只好谁做就调成谁自己的口味了,不然连自己都不爱吃,这饭不做也罢。

​CAPA Mailbox:

P.O.BOX 2164

Ellicott City, Md 21041-2164

Email: info@capa-hc.org

© 2015 by CAPA.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Follow us at

  •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