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移了愚公的山(1) (2) (3) (4) (5) (6) (7) (8)

谁移了愚公的山?(4)

 

徐菁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我们开始了真正的组织建设,因为我们意识到HCCPG这样非正式的组织形式已经让我们越来越走不下去了,名不正则往往在对外时变得捉襟见肘,不硬气。好在我们在整个春申过程中取得了很多社区成员的信任和支持并建立了google群保持了消息传递的畅通。我们延请所有愿意来服务的社区成员组成了筹建组,历时三,四个月完成了bylaws,  组织注册,并根据bylaws 的规定成立了第一届理事会,选出了主席,副主席,财务长和秘书长,以及若干个committee chair。 哈维郡华裔家长联合会(CAPA)正式成立。我们理事就是否收会员费发生了意见分歧。不收,所有成立和维持组织的费用都只有最初的这些义工出,这能维持多久呢?可要是收,还会有人愿意加入组织吗?后来我们参考其他州一些组织的做法,决定做个折中方案,即分为高级会员和普通会员两类,高级会员收费有投票权和其他privilege, 普通会员免费但也需注册。我对有人愿意交会费曾高度存疑,现在想想实在愧疚,我太低估我们哈维郡人民的觉悟了。理事会开会决定后,有人开玩笑要打赌多少人会加入,最悲观的说只怕就我们几个会交会费,最乐观的说100. 从去年九月底到现在我们交费会员已超一百,所有会员加起来超过两百。我必须说我们华人对有组织参与的认知在加速度提高,潜力无限。

 

而此时2016-17校历委员会也开始招募at-large的成员。一位女侠自告奋勇递交了申请表。因为2017年春节是星期六,我们决定申请1/27星期五除夕放假。万没想到的是申请居然被拒,理由是没填孩子所在的小学,而校历委需要平衡来自不同区域的申请者,真的是这个理由吗?家庭住址已填,真想知道小学一查即可。我真想说,Lasser女士,找借口真的是脑力活儿,不是人人都能干好的,好伐?我们抓住这个漏洞给Superintendent 和BOE都去了信,并表示我们希望亚裔在校历委员会里有representation。于此同时,CAPA以组织的名义列席了会议。在第四次会议的时候,侠女终于收到邀请,成为了有投票权的校历委员会委员。

 

此届会议一波几折,在校历委还未讨论到春节的时候(是按月讨论的),有一位貌似印度裔的律师妈妈对犹太假日做了极为猛烈的攻击,会上大讲还不过瘾,会后还追发email,一副毫无章法,爱谁是谁,想说什么说什么,和人拼命的架势。我们虽不能说多有经验,但也很快意识到这种打法,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决定和她保持距离,除了讨要当年犹太节日放假的会议记录和数据外,我们基本保持了中立立场。一时间会议气氛剑拔弩张,期间有人想打圆场,提议大家都退一步,把PLD与犹太节合并,遭到多位老师的反对,理由是PLD是老师用来受培训的,要根据教学把它放在最适合培训的日子,而不是根据假日来调整。此一役,一下把老师包括教师工会代表放到了PLD与假日结合的对立面了,使得我们后面的战役极为被动,几乎无人再支持我们把PLD放到2017年除夕的提议。转而把end of marking period放在了1月27日除夕,是个half day。(评:多方博弈就是这样,你可千万般筹划,却谁都没有crystal ball能预测不可预测之事,所以只能把自己该做的事做好,不可因为求全而止步不前)而当我们正在商讨对策时,突然峰回路转,校方指示要校历委做出两个版本的校历供BOE投票,option 1保持犹太节日,option 2取消犹太节日。史无前例啊,我们猜测上面一定有阶级斗争了。虽然不是直接和春节有关,我们看到了转机。(评:多方博弈就是这样,随时随地有你不知道的人加入,他们未必是专门来帮你的,但不妨碍他们此时成为你的盟军)。

 

两个option在2015年11月的BOE会议上被同时呈上。一石激起千层浪,犹太裔人的电邮如雪片般飞入BOE,据说前前后后五百多封啊。这是有组织的email campaign. 我们后来看到了犹太组织者号召大家的信件,确实组织得井井有条。记得以前为别的事参加过email campaign。组织者曾被质疑,为何每个人要单独写信,多麻烦啊,不如做个网上的petition让大家一签多省事儿啊。如果经过这个冬天哈维郡人民还有此疑惑,就请参看犹太组织的做法,再可参看上面我写的为何需要做in-person的签名,与此同理,愿意多投入表示民意强,不愿多投入表示民意还不够强。而民选官员永远都不能置民意于不顾。道理非常浅显,大家无需过度用脑。

 

之后犹太组织高调请CAPA, 穆斯林组织,印度和Hindu组织来支持他们。CAPA有个代表去开会了,但我们表现得不太积极。我们为什么要支持犹太放假,还有穆斯林组织,在这个敏感期和他们连在一起,怎么想怎么变扭。我是想不清了,所以决定静观其变。

 

12月的听证会,我们再次号召大家列席并去会场陈述,却并未预料今年由于犹太组织的介入和去年的dynamics 完全不同,更没预料到犹太组织的号召力如此之强。这确实显现出我们经验不足,加之我前面说的,一年前我被电话乱轰,社区有些华人对我们高调参加听证会强烈反对,我自己心里有阴影(是我心理不够强大),总感觉如果over-prepare反而会造成华人社区的不同意见,因此没有特别强调大家需要早去占领主战场,而是放低了调门,甚至在号召家长孩子做陈述的时候也并没使足力气。可我到了现场就看傻了。Board Meeting Room全部坐满穿着蓝衣的犹太人,旁边的分会场也全满了,还不断地有人来,可谓人山人海,最后在另一个楼里开了四个over-flow的房间才把人装下。直接导致的不良后果是,BOE看到的和报纸上的照片全部是犹太人。不能小看这一点,人是感情动物,视觉上的强烈冲击可以改变人的想法。

 

不过我们还是有将近一百人去旁听了会议,并且有包括我们CAPA理事会成员在内的十几位大人和孩子做了陈述。值得一提的是我们争取到了华二代州众议员Clarence Lam的支持。他不仅写信给BOE作为我们的支持材料之一,还从另一个活动中赶到BOE会议现场。

 

我事后总结经验,觉得华人社区包括我自己在内还是见识得少,才会患得患失,进退无据。这次听证会确实让BOE乃至整个社区更觉得犹太人惹不得,而我们华人却被over-shadow. 前一阵CAPA 会员在讨论下步策略,有人提出我们不要在意犹太人的力量,他们是少数。这个我可真不敢苟同啊。犹太人的实力谁都不敢小觑,更何况我们这些要钞票没钞票(政治现金)要选票没选票的华人(我们华人的投票率在亚裔人中都是最低的)。在外面打肿脸充胖子混的了一时,混不了一世,最终要以实力说话啊。一时自己实力上不去,就得和有实力的人合作,和人合作就得有compromise. 什么时候不用和人合作了? 现在美国这样多方博弈的大环境,好像没人敢托大到和谁都不合作的地步。 当然,合作时,何时坚持,何时妥协是个大学问。咱们华人社区共同学习,共同进步吧。

 

总之自我评价组织的这次公共听证,由于估计不足而没有达到最佳效果。但也取得了进展,至少把校历委否决的春节放假又重新放到了桌面上。我只能说此一役输赢参半。

​CAPA Mailbox:

P.O.BOX 2164

Ellicott City, Md 21041-2164

Email: info@capa-hc.org

© 2015 by CAPA.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Follow us at

  • Facebook